不锈钢行业融资成本压力后期将不断凸显

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扩大国内不锈钢需求,有保有压,促进结构调整,有效防范金融风险,保持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国务院再次决定对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进行适当调整,不过即便面临这样艰难的状况,不过显而易见似乎也没能够阻止不锈钢产能的快速扩张。

单纯看不锈钢行业,意味着在目前仍然无法脱下“产能过剩”帽子的前提下,资本金比例放松自然遥遥无期。

虽然资本金比例的提升使得新的不锈钢项目的自有资金杠杆比例降低,不过企业仍然有方法获取大量的信贷,尤其是不锈钢行业的发展对于GDP的贡献多年来一直未地方政府所青睐,加之能偶解决大量的就业。随着不锈钢行业信贷未必爆发后,政府及银行层面对于不锈钢产业信贷的调控收紧,以及环保政策的施压,尤其是一批不锈钢企业破产倒闭,使得大量已建的项目面临着经营现金流枯竭的风险,自然企业也无暇再去投资新的项目。继续建设的钢铁项目,比如不锈钢管项目,大多换了个名称,改以国家鼓励的所谓镍合金深加工项目等名义仍然能够换来大量的信贷资金。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经济增长结构的调整,不锈钢行业大跃进带来的问题终究还是要清算旧账,上半年不锈钢无缝管等产业很多企业都有传闻被银行抽贷,部分不锈钢厂不得不采取多样化的方式融资,包括设备抵押、股权质押乃至原材料抵押等方式,但换回的流动性可能也难以长期忍受不锈钢价格持续下滑的现实,多数企业的经营活动的现金流仍然不是太好看。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果行情无法有效的逆转,融资成本的压力也会在后期不断的凸显出来。当然,产业内部的兼并重组也一直在发生,然而尴尬的是,想卖的企业太多,想买的企业太少。

诚然,40%的资本金比例要求在过去经济高速增长以及为应对金融危机所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暂时让不锈钢行业得以快速扩张,不过随着经济增幅放缓,以及大量的在建产能仍然没有有效利用的前提下,投资者的成本收回周期不断被拉长,产能过剩开始转向产量过剩,吨钢亏损加剧这种实实在在的痛处将不断倒逼部分不锈钢企业难以在继续扩张。国家继续坚守这一40%资本金红线表达的更多是长远的战略意图,决定不锈钢产业发展前景的其实还是要靠市场这只无形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