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过剩产能损失减小需多方发力、多措并举

不锈钢产能过剩不仅仅是不锈钢行业本身的问题,也是中国当前面临的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6年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把去产能放在首位,足见当前去产能形势之严峻。

不锈钢产能过剩是一个发展阶段性转变导致的问题,这种现象既有经济发展规律的必然性,也有政策监管和企业决策的人为因素。具体来说,当前不锈钢产能过剩主要有以下四个原因:

1,前几年我国城镇化、工业化正处于快速发展期,这构成了不锈钢材产能快速扩张的基本动力。

第二,在我国的经济增长过程中,虽然我们早就提出从“粗放式增长”向“集约式增长”转变,但这个过程始终没有彻底完成,过去不锈钢法兰等不锈钢材产能扩张是与粗放式增长相匹配的,一旦不锈钢材需求发生阶段性改变,必然导致产能过剩问题暴露出来。

第三,监管原因。在地方保护主义以及总体产能规划失效的影响下,产生了相当一部分所谓的“统计外产能”,加重了产能过剩问题。

第四,“僵尸”企业不愿意退出生产,在其中也扮演着一定的角色。

“僵尸”企业不愿意退出主要是因为不锈钢生产属于资本高密集度的行业,固定成本较高,一旦退出对于企业来讲,大部分成本要白白损失,这导致一部分企业宁愿保持“闷炉”状态或产能闲置状态也不愿意彻底退出。同时,在产能整体过剩的背景下,不锈钢行业作为调控对象,一些缺乏产品特色和市场优势的产能很难找到资金雄厚的“接盘侠”,资源整合兼并的难度较大,陷入一种好的时候不愿整合、坏的时候无法整合的悖论之中。

另外,一些企业曾是地方政府的主要税源,部分地方政府通过协调相关资源,维持不锈钢企业处于低效运行状态。

据温州不锈钢现货网了解,“十三五”规划中,化解产能过剩将是一个重点,但是不锈钢产能过剩问题短期内将难以消除。不锈钢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已经是现实,当前重要的是如何把过剩的产能损失减小到低。

要把过剩的不锈钢产能损失减小到需要多方发力、多措并举。首先,加快淘汰落后产能步伐,通过产业标准、水电价格、环保门槛、税收等一系列手段,减少落后的不锈钢产能存量,并避免落后产能通过简单扩容来逃避淘汰。其次,增加兼并重组力度,提高产业集中度,科学确定新增产能上马。另外,也可结合“一带一路”战略,通过资本纽带和贸易纽带,在更广阔的市场中消化产能。通过开拓这些国家的市场,不但可以消化这些产能,还可以争取行业转型升级的时间。

但是,稳步压缩不锈钢过剩产能本身没有问题,但是一定要避免“一刀切式”的政策导致不锈钢行业“休克式”停摆,例如,银行贷款应该分类放贷,对确属落后、竞争力不强的不锈钢企业可以提高风险警示,但对于属于先进水平、市场出路较好的生产企业应该保证贷款